主页> 名人名言> 李银河认不出王小波的话?谁来分辨和捍卫网络名言

李银河认不出王小波的话?谁来分辨和捍卫网络名言

励志人生网 2020-02-04 08:01 名人名言 68次

  原标题:李银河认不出王小波的话?谁来分辨和捍卫那些“网络名言”

李银河认不出王小波的话?谁来分辨和捍卫网络名言

  “我是个俗气至顶的人,见山是山,见海是海,见花便是花。唯独见了你,云海开始翻涌,江潮开始澎湃,昆虫的小触须挠着全世界的痒。你无需开口,我和天地万物便通通奔向你……”在网上随便一搜,都会指出这一“名言”出自王小波的《爱你就像爱生命》。然而事实并非如此。

李银河认不出王小波的话?谁来分辨和捍卫网络名言

  近日,微博用户“诗人骨头架”指出社会学家李银河抖音账号上发布的该内容为其原创,并非王小波的作品。李银河抖音账号上该条视频删除后,李银河团队拒绝对此次侵权公开道歉。事后,“诗人骨头架”将一条与李银河方争执的电话录音发布,引发热议。在录音中,李银河方对博主所举证“微博首发即原创”提出质疑,认为微博发布内容不足以证明原创,要求对方提交法律证据。

  类似的“名言”比比皆是,在网络以讹传讹中,真正的原创者往往无人考证。如何看待这类创作?难道它们都需要借用这种方式才能被大众认识?

  举证“非原创”应由侵权方进行

  “‘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,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’。在《百年孤独》里在哪一章啊?”“‘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’是苏轼的名句吗?”“‘林深时见鹿,海蓝时见鲸,梦醒时见你”,求这句话的出处和含义?”类似网红名句比比皆是,往往标明出自某位名家或某部知名文学作品,有人乐于接受和引用,也有许多好学网友考证源流。但在网络上,答案往往真伪难辨,比如有人指出“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,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”并非出自《百年孤独》,而是来自2003年天涯论坛上暮已成昼对《她比烟花寂寞》的影评。

李银河认不出王小波的话?谁来分辨和捍卫网络名言

  “我是个俗气至顶的人,见山是山,见海是海,见花便是花……”这几句话长期被和王小波绑定在一起。1月30日起,微博用户“诗人骨头架”连发多条微博为这首写于2017年1月19日的小诗维权。“这句话被很多人拿去发布,作者栏上标注着王小波先生的姓名。”她表示,“除了营销号外,甚至还有一些知名杂志官博以及名牌大学的官博。”

李银河认不出王小波的话?谁来分辨和捍卫网络名言

  其实,不单单是抖音平台,在搜索平台上输入“我是个俗气至顶的人”这句话,就会跳出118万条与之相关的信息,绝大部分被冠以“王小波”之名,网友信誓旦旦宣称这首诗出自书籍《爱你就像爱生命》,还有好事者将这首诗翻译成了英文。“诗人骨头架”说:“即使是原创者,也有无法证明一句话归属权的无力感。”

  类似案例还有很多,比如流传甚广的“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”,网络上就有雷军说、冯唐说、苏轼说等不同说法,莫衷一是。随着互联网平台的兴起,用户内容发布渠道变得更加多元,这确实在某种程度上给侵权界定带来一定困难。

  创作者如何证明原创作品的归属权?“只要是你自己独立创作的作品,就是你的原创。”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为此咨询了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何陈勇,他表示,著作权人有发表权和署名权,所谓发表权就是将作品公之于众的权利,“作者可以将作品出版发行、广播、上映、口述、演出以及在网络公开发表,这些都构成作品的公开发表,当然也包括像微博这样的网络平台。”

  在他看来,博主“诗人骨头架”在微博上将其写的短篇发表,就是一个行使发表权的过程,“她无需再去举证自己的原创性,如果李银河老师团队认为‘诗人骨头架’的作品不是其原创的,应当由她的团队来举证证明。”至于电话录音中,李银河方提到的,360浏览器搜索结果的时间线显示2013年就有这段诗句,何陈勇认为这涉及到用来举证的“证据”问题,“这是一个合理的视角,但最终要从技术及其他侧面去证明是否搜索平台时间线错误等原因。一旦确认侵权,这句话被用于发表或取得商业利益,被侵权人可以请求赔偿,也可以要求对方公开道歉并停止侵权。”

  何陈勇同时表示,网络时代的维权难度更大,以“我是个俗气至顶的人”这句诗为例,误用的不止一次,更不止一家平台,“权利人需要一个一个去维权,会耗费很大的时间成本”。他建议,权利人可以先选择维护重点平台的权利。
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